您的位置: 雅安法院网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 详细

【队伍教育整顿 —— 榜样力量】郑菲菲:热情奔跑在追梦法治的道路上

发布时间:2021-07-06 09:21:36 点击量: 2904

  热情奔跑在追梦法治的道路上记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郑菲菲

  性格沉稳、语调平缓、两鬓斑白、办案干练,这样的描述让人容易联想到上了年纪、经验丰富的“老法官”。

  然而,1983年出生、有着16年党龄的郑菲菲,也符合以上描述。今年,是这位青年法官进入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雅安中院)工作的第15年,除了少年白首,业务精湛、勤于钻研是他给同事留下的印象。

  作为民三庭副庭长,郑菲菲扛起了雅安中院关于破产审判工作的大旗,从“零基础”起步,经历摸索、借鉴、创新、实践,到如今已是机制健全、硕果累累。

  从大学生党员的初生牛犊雄姿英发到如今鬓角成霜却神采奕奕,回首一路走来的艰辛,郑菲菲心里更多的是欣慰。

  一面锦旗双方满意 公司活了

  “这下问题彻底解决了,皆大欢喜。这不,大家委托我送来锦旗表示感谢,必须要收下……”

  2020年1月,一面写着“清正廉明好法官,恪尽职守为人民”的锦旗送到了雅安中院民三庭。

  这是一起让原被告双方都对结果满意的案件,送来锦旗的是8个月前向法院申请强制清算的申请人,而接手这个案子的,便是郑菲菲。

  阅卷后,郑菲菲第一时间厘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家申请强制清算的公司为三个股东共同经营,但却因为经营理念产生了分歧。作为公司法人代表的股东迟迟没有进行财产清算,最终另两位股东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清算申请。

  “为什么法人代表迟迟不肯清算呢?”抓住这一关键,郑菲菲抽丝剥茧问诊把脉。

  原来这家商贸公司拥有多个知名食品的独家代理权,强制清算会导致职工大面积失业。

  “你们公司完全可以继续经营……”基于研究破产案件工作的经验,郑菲菲迅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他立马调整思路,转而劝说股东撤回强制清算申请。

  这样的过程说起来寥寥几句,但真正要让有争议的双方都满意并非易事。“50余次电话释理,无数次实地走访, 20多次面对面协调……我不晓得怎么表达,总之我们是真的很感激!” 申请人说。在对该公司经营状况的全面了解中,郑菲菲努力找寻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

  “商贸公司有市场、有价值,于是我们在研判分析之后向三位股东提出了整体转让的建议,并顺利找到接手人,最终申请人撤回了强制清算申请并实现了转让金收取。”在郑菲菲看来,办理强制清算时各方利益都应该被维护。只要是他经手的案子,他总是这样不厌其烦地奔走、协调、沟通,力争让各方利益都得到保障。

  或许,这便是一名青年法官、青年党员孜孜不倦始终不忘的法治初心。

郑菲菲参加中院知识产权保护进茶企座谈会

  一项制度百次奔走 指南有了

  尽管《破产法》早在2007年就出台了,但直到2015年,雅安在市场经济下的破产审判实践还是一片空白。刚开始负责破产审判工作的郑菲菲,很快感受到工作推进的难处。

  “私有企业破产和过去国有企业破产不同,非公有企业的管理人往往很难在破产企业上再获取利益,因此也丧失了在破产清算上的积极性,日积月累之下‘僵尸企业’清出、‘生病企业’救治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看着堆积在案头的卷宗,如何破除万难推进工作,成为郑菲菲和民三庭一时间的难题。当然,这也是促使他们不断摸索前进的动力。

  “我们的问题在于始终没有一项政策能够为破产审判提供强而有力的支撑,各个部门尚未形成合力处置企业破产问题……”在认真分析中,他逐渐发现了破产制度实施中的共性问题,也找到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出路——建成与政府共建共享的企业破产工作统一协调制度。

  然而,新的问题接踵而至。府院联合应该怎么联?“外省有府院联合,但并不是针对破产的,而且各地有各地的特殊性,‘拿来主义’在这里并不适用。”在郑菲菲的简单介绍中,透露出当初起草草案时的艰辛。

  考察学习、深入论证、起草方案、征求意见、多方协调、审慎申请……

  两年多的时间里,郑菲菲和同事在30余个市级单位来回奔走,最终推动市政府与法院联合印发专门文件,使危困企业救治和“僵尸企业”退出在雅安各部门间配合协调开展形成制度性文件。“雅安中院府院协作机制获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在线点赞。”说起此事,民三庭同事们都很兴奋。

  从无到有,从有到优,从优到精。府院联合机制建立后,破产企业精准识别机制、服务保障协作机制、维稳风险防控协作机制等相关机制逐步完善……石棉县蜀宁硅业有限公司重整计划通过,成为全市首个成功通过破产重整获得新生的企业;雅安法院受理的首例破产重整案件——汉源俊磊科技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件顺利推进……过去长时间未结的破产案件得到化解,释放大量土地资源,新旧产能实现转换,社会矛盾有效化解。

  梳理破产审判的累累硕果,郑菲菲如数家珍。

  一批奖项多次调研 成果出了

  2020年,郑菲菲主笔撰写的调研论文《西部欠发达地区破产管理人制度实证研究》荣获第十五届西部法治论坛三等奖、第七届“治蜀兴川”法治论坛一等奖,成为全省应用法学研究代表成果之一。他也是首个应邀在国家级法治论坛现场作主题发言的雅安法院干警。

  “西部地区对破产理解不透彻,不如东部,这是一个普遍事实。但西部地区有西部地区的实际困难。如果忽略掉这些困难搞一刀切显然不公平,也不利于西部地区的发展。”谈起论文撰写的初衷,郑菲菲在与会交流中说。

  《债权人破产时一般保证债权实现问题研究》《雅安破产管理人司法实践》等调研文章相继出炉,引起各方对雅安破产审判研究的关注。“他真的是‘学术型’法官,钻研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对于同事们的评价,郑菲菲却并不这样认为。“办理案件遇到问题,我喜欢记录下来,思考解决方案,日积月累逐渐形成了可供参考的‘第一手资料’。”郑菲菲解释说,坚持贴合案件发现问题、联系理论研究问题、深入调研反映问题的习惯,便有了一次次出彩的调研成果。

  他说,要讨论法理,研究法学,自己远远比不上那些法学界“大咖”。不过,作为一名中基层法官,他的优势正是可以在司法实践中发现法律运行中的问题。

  “作为一名青年法官,我希望通过司法审判尽自己所能让更多的人沐浴到法治春风。纵然‘两鬓斑白’,依然热情奔跑在追梦法治的道路上!”对未来,郑菲菲满是期待。